投資融資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產業信息 > 投資融資 >

巨額債務壓力山大,2018年是近幾年城投公司最為艱難的一年

一、平臺的債務問題

今年是近年平臺公司最為艱難的一年。具體體現在:

(1)債務到期量大。債務體量明顯大于2012年、2013年,2018年和2019年是債務相對集中到期的時間段;

(2)表外融資到期無法續作。前兩年通過信托、理財、保險、基金等表外方式新增融資量較大,今年到期情況較多,在今年資管新規出臺、財政監管趨嚴的形勢下,上述表外融資今年到期的大多數無法續作。

(3)財政直接支持渠道受限。當前政策環境,財政不方便直接對平臺公司提供資金支持,極大影響了平臺公司的資金來源。

(4)銀行新增表內融資困難。除了棚改等個別領域項目外,銀行受財金23號文影響較大,無法對平臺公司提供充足額度授信。

(5)發債渠道受限。交易所“雙50”限制,交易商協會對債務率較高地區平臺公司發債額度有限制,都影響了平臺公司的融資渠道。

二、地方政府的立場

1、平臺公司的地位依然毋庸置疑:平臺公司作為拉動地方經濟增長的左右手,地位非常重要,平臺公司債務是否出現問題,會影響整個地區的經濟建設和金融環境。

2、存量債務展期和借新還舊依然是地方政府解決平臺公司債務問題的首要手段。

3、“壓力測試理論”

地方政府都意識到:

(1)當前平臺公司債務體量巨大,出現風險,極易演化為系統性風險;

(2)憑平臺公司自身實力,不具備償還自身債務能力;

(3)不出現系統性風險是中央政府的目的;

(4)部分區域平臺公司債務已經出現逾期違約,中央政府在關注事態的進展,如果存在演化為系統性風險的苗頭,中央政府一定會出臺政策化解平臺公司債務風險;

(5)不做出頭鳥:在中央政府出手之前,各地政府會管好自己手中的平臺債務,避免自己成為第一批爆倉地區。

三、中央政府的意圖

1、化解系統性風險、解決預算軟約束問題依然是首要目的;

2、解決預算軟約束的手段,是讓一批地方政府、金融機構付出沉重的代價,教育市場、教育投資者;

來源:有道云筆記


天天操天天射